正版抓码王

人大代表俞学文:倡导尽早出台快递电动车逼迫

更新时间:2019-02-26

全国人大代表,“全国城市青年创业致富带头人”俞学文

但也有一些城市,如北京市等,从便利民生、优化城市管理角度出发,清楚监管分工跟任务主体,统一车辆标准标识,化堵为疏,取得了良好成果。

一是缺乏逼迫性国家标准。2014年9月1日正式履行的《快递专用电动三轮车技能请求》是国内首部电动三轮车行业标准。但这只是推荐性标准,并不具备强制性。2017年4月,国家邮政局发布了《快递专用电动三轮车技巧恳求》(征求看法稿),拟作为国度强迫性标准,但因为种种起因,各方见解始终未获得一致,导致标准制定目前处于结束状态。

快递电动三轮车缺少强制性国家标准、管理环境总体偏严、从业者安全遵法意识欠缺等问题,当着力解决。

在此过程中,部分对快递电动三轮车利用不标准、管理不到位问题,也渐次浮现。

三是从业者保险守法意识有待提高。有些快递电动三轮车“超载、超长、超高”,闯红灯、逆行、路边随意停车等乱象也层出。

近年来,我国电商跟物盛行业发展迅猛:我国快递业务量连续四年保持世界第一,已进入日均亿件时代。各有关局部支持快递业发展的政策办法陆续得以落实,政策环境持续改进。

二是治理环境总体偏严。有的城市对快递电动三轮车“一刀切”,动辄采取扣车、罚款甚至拘留收禁快递员的措施;有的城市“不作为”,虽允许合乎快递专用尺度的电动三轮车上路,但在不国标的“空窗期”决定了搁置。

但与此同时,快递末端投递问题也日益凸显。《全国社会化电商物流从业职员研究报告》显示,当前物流从业人员已超过200万,相较于10年前已增添近13倍。由于客货不能混装,及货车在一些城市不能进城等,电动三轮车凭借机动灵活、价格低廉、低碳环保等优点,成为百万快递员“最后一公里”送达服务的首选交通工具。